异域生活 Life in Abroad

留学生在加拿大生存的十条法则

既然身在加拿大,就要学会在加拿大生存。以下10条总结算是给您指点迷津:

1、要精通厨艺,会做自己爱吃的中餐,但不要太精通、太讲究,不要缺一样配料就觉得无法下咽。

2、要学会随时随地跟别人微笑,但不要被商人的微笑所蒙蔽而忘了去仔细读合同(注意合同的背面!)

3、要在讲英语时忘掉汉语的习惯,别讲中式英语;但在说汉语时,也别以带英文习惯、说英式中文而自豪。那只能说明汉语的基础还需巩固。跟华人同胞见面也不要劈头就讲英文,好像是在过招儿。

4、要直率,要改掉中国人拐弯抹角的习惯。但要学会洋人的委婉。

5、不要带着传统教学方法的框杠来上这里的大学,那会很被动。但是,假如觉得上学枯燥,那也不必过人惊讶。做洋论文,也很可能会做得像鲁迅所说的做古文一样:通篇用典,都是自己写的,而又全非自己所做。不同的是,洋论文要求你不仅要“事出有因”,而且要“查有实据”--要有引文目录。

6、要抵抗起个蹩脚的洋名的诱惑。不必学着别人,非得张三就叫山姆张、李四就叫西蒙李或莎莉李、王二麻子就叫马修王。不了解历史和文化,也许10年以后你才发现自己竟然跟某个臭名昭著的人物同名。但是,当你被洋人叫拼音名字时,你要准备好,对各种奇怪的叫法都得答应。假如嫁给了外国人,那就不要羞于用丈夫的姓,别以为洋人就没有势利眼的,用外国的姓有时候很能消除民族隔阂。

7、如果是单身女子在加拿大,那一定要明白加拿大男人单独请你吃晚饭,那几乎就是汉语的“约会”的意思。吃完饭如果在他的楼下请你上去坐坐,那据说就是加拿大的约会的意思--多半就下不来了。但是,注意不要看到洋人专注热情的眼神就认为那里面有什么意思。加拿大人的五官凹凸有致、表情的透明度也高,所以那眼神也只能礼貌友好而已。更不要认为嫁给加拿大人就一定很浪漫。从表面上看,多数加拿大丈夫是跟中国丈夫一样“家常”的--假如他是个好丈夫、不花心的话。

8、在工作方面,要看清这里的社会分工格局,看清自己的位置,不要总期望还能有在国内时那样的职位。但是,也不能完全丧失了自我。若您是以国内大学教授的身份来到这里,我劝您最好别屈就自己到餐馆打工,毕竟为中国民族培养优秀人才要有价值的多。

9、不要一味崇洋,但是也不要妄自尊大,总拿北京上海的大酒店标准来跟这里的穷人水准相比。外国确实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国外的好东西,学到中国也不见得依旧精彩。

10、在加拿大生活,要入乡随俗,尽量西化,别抱着旧皇历跟环境格格不入。但是也不要以为通过自身的努力,自己就可以变成洋人。更别以为自己就是国际人了--私有制还存在。也不必总想着自己是华人,那会把生活搞得太敏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当然也不能不想着自己是炎黄子孙!至少,加拿大社会还以它的多元文化而自豪呢。

总之,生存在海外,角色里有很多尴尬。但要学会转化适应。

我的生命离不开中国菜

从踏上美利坚合众国国土的那天起,我就发现夜夜饕餮是怎样的一种奢侈和幸福。对最正宗中国食物的渴望成为我在异国他乡踽踽独行最坚强的动力。每当午夜梦回,哪怕石牌东的一碗桂林米粉都能让孤独的心澎湃激荡。回忆的禁区里赫然横陈着曾经最爱的火锅、蘑菇和海鲜,偶尔的思维放纵带来的只是更不堪的自怜和捶胸顿足。

就这样想着想着,吃完了四箱方便面,练就了一手把各种蔬菜加肉加豆腐加辣椒加酱油和鸡精汇一锅吃一礼拜的工夫,也渐渐习惯了1比8的外汇比价,三天两头找借口到不正宗的中餐馆吃碗耗资8美元的馄饨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的离开遭遇了不少人的不理解。每每面对善意的质疑,心念都有些动摇,就像黎明对小婷的心情。但是我的理想却比小婷来得更加坚实。所以我就迷蒙着眼神正视对方困惑的目光,脑海中翻腾起一个重庆火锅,深红色的汤里浮着大块的白豆腐和田鸡腿。然后我就笑了,说,你不理解,各人的追求是不同的。

最后的这一周,空气里处处浮荡着悲伤的气息,因为里根去世了。每天早晨,我都在哀乐中醒过来,因为电视里24小时直播美国31年来最盛大的国葬以及里根生平回顾,而房东太太也不厌其烦地追逐每一个片段,用她自己的理解体谅着里根遗孀南希的悲痛,因为“他们是那么相爱”。

我看了葬礼,对南希的木然神情印象深刻。我无法判断,是因为作为曾经的演员,南希太了解在万众瞩目的情形下该如何表现自己,所以她镇定自若地挥手,转身,走路?疑惑作为81岁的老太太,早为93岁的丈夫的离开做足了心理准备,看透了生死相隔,所以这一切在她眼中都是做戏?被人搀扶着在镜头前走来走去,完成各种仪式和动作的南希眼神迷蒙,仿佛脑海中翻腾着比眼前更重要的东西。这样的表情,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直到仪仗兵们把一个星期来始终覆盖在里根棺材上的国旗揭开折起来的时候,南希的眼神才突然从遥远的地方收了回来,直勾勾地盯着棺材,然后伏在上面哀哀地哭了起来。正捧着一碗

冰激凌加草莓吃的我就这样掉下泪来。电视里那双无声哭泣让我想起一个道理,吃,也是需要伴的。所以我要回国了。

英国:留学生活不寂寞

90年代,当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就参加了一个叫做主人(Host)的组织,他把来英国留学的海外学生与英国家庭联系起来,互相访问、交流。来到瑞典以后,我发现他们也有一个这样的组织,叫做国际友好家庭FIF(FamiliesforinternationlFriendship)。他们不仅组织海外学生到瑞典家庭做客,还定期组织一些传统的瑞典节日和活动。

圣诞节就要到了,他们提前1个月就向参加者发出邀请:FIF将组织盛大的圣诞Party,内容丰富多彩,请参加者提前2周通过邮局汇款80克朗到总部报名。

FIF组织的圣诞Party借用的是一所中学的餐厅,可以容纳200多人。当我和我的友好家庭来到大厅门口时,工作人员在报名单上找到我们的名字,然后交给我们一张卷好的纸条,告诉我们保存好,一会儿抽奖用。

当大厅的灯光渐渐暗下来以后,突然从门外传来了悠扬的女生合唱,一群身穿白色长裙,脚穿白袜的年轻姑娘们头上顶着蜡烛,手中拿着蜡烛,非常缓慢地走进大厅。啊!多美的露西亚,在漫漫长夜中她给人们送来光明,送来温暖,送来祝福,送来希望。走进大厅以后,姑娘们分3排站在大厅中央,她们放开歌喉分声部为人们唱了一只又一只优美动听的瑞典歌曲,其中就有我们熟悉的《赞美露西亚》。但是直到这时在友好家庭的帮助下,我才明白了什么是露西亚,为什么瑞典要庆祝露西亚节,人们为什么要赞美露西亚。正像我们中国一首歌曲中唱得那样:只有经过漫漫长夜的人才知道阳光的灿烂,只有经过寒冷冬天的人才感觉到春天的温暖。在早上9点天才亮,下午3点天已经黑了,一天难得见几分钟太阳的瑞典,人们多么盼望明媚的艳阳天啊。

伴随着欢快的手风琴、小提琴伴奏,几对身穿民族服装的男女老人载歌载舞地来到大厅。他们的年龄都已经六七十岁了,但是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地为我们表演瑞典民族舞蹈,不时激起我们一阵阵热烈的掌声。过了一会儿,他们突然停止了舞蹈,要求所有在场的朋友与他们同歌共舞。大厅顿时沸腾起来了,从三四岁的娃娃到六七十岁的老人手牵手跳了起来,一会儿人们排成一条长龙,曲曲弯弯、首尾相连;一会儿又围成一个个圆圈儿,左旋右转;一会儿跺脚,一会儿拍掌,乐得大家一个个像小孩儿一样,像过年一样。

 A guide to the Europe, its arts and culture, travel and tourism, theater,
arts and entertainment, restaurants, dining, music, people and etc.
Copyright © 2006-2009 EurSce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图片名胜-